科技永辉背后的京东“底色”

   2021-09-07 第三只眼看零售赵向阳45990

8月5日,永辉超市发布公告称李国辞去CEO一职,由原CTO李松峰担任新的CEO。一位技术出身的高管担任公司CEO,标志着永辉将未来的重点押注在了数字化上面。

这也同时意味着,科技永辉这一提法,从董事长张轩松早期的一个概念,上升为可落地执行、有明确目标和时间节点的“一号战略”。

永辉官方表示,永辉科技部门团队已经超过1000人,仅在今年上半年数字化方面的投入高达3亿元。新任CEO立下明确目标,将以福建为试点区域,通过数字化改造实现“坪效、人效、品效”三个30%的提升。

《第三只眼看零售》了解到,永辉CEO李松峰的上任以及永辉数字化战略的推行,与北京数势云创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黎科峰关系密切。

据悉,2020年7月起,黎科峰创办的数势云创科技为永辉提供数字化咨询服务。同年10月,李松峰以CTO的身份加盟永辉。

鉴于黎科峰和李松峰均有在京东任职的经历,以及二人在永辉当前数字化变革中起到的重大作用。不得不说,科技永辉背后有一股浓厚的京东色彩。

关键人物黎科峰

黎科峰是谁?

资料显示,黎科峰曾担任京东集团副总裁、京东零售技术与数据中台负责人。离开京东后,黎科峰于2020年4月创办了数势云创科技。

企查查数据显示,数势云创科技是一家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提供商。黎科峰持有数势云创科技48.125%的股份,是第一大股东。另外,京东、腾讯两家企业均有参股数势云创科技。

永辉或是数势云创科技成立后的第一家客户。一位永辉内部人士表示,数势云创科技为永辉提供全方位的数字化咨询服务。黎科峰为永辉规划了一揽子数字化改造方案,成立了9个项目集,并派遣大约80位技术人员进驻永辉工作。

“董事长对企业数字化转型非常重视,每隔一段时间,黎科峰都会来到永辉与董事长进行一次深入交流”。上述内部人士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

据悉,永辉董事长张轩松在公司内部推崇由埃森哲团队撰写的关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一本书:《明智转向》。张轩松要求永辉高管必须阅读这本书,并且撰写读后感。

一个值得关注的事件是,永辉数字化变革迫在眉睫,但在2020年5月,1968年出生的永辉原CTO李静离职,这使得这一关键岗位处于空缺状态。

后来在黎科峰的引荐下,历任京东移动技术部、平台交易研发部、中台共享技术部负责人的京东集团高级总监李松峰进入永辉高层视野,并担任CTO一职。据了解,在李松峰之前,永辉高层面试过不下五位CTO候选人。

“数势云创科技在永辉的项目预计到明年就会全部完成,从永辉目前实施的数字化改造方案来看,整体的大方向还是在黎科峰规划的思路上前行”。上述永辉内部人士告诉《第三只眼看零售》。

大业务中台

不管是永辉高层自己的判断,还是外部咨询机构的分析,大家一致认为:“发力全渠道,经营提效,打磨供应链/物流/履约核心能力”,是永辉未来的方向所在。

因此,黎科峰团队为永辉提出了大业务中台的构想。永辉大业务中台包含采购中台、销售预测、交易中台、店仓管理系统、履约系统、生鲜加工系统、物流配送系统、仓储管理系统、门店应用系统等若干个模块组成。

换言之,永辉要开发一套新的系统,将原来的系统或整合兼并,或替代改造,最终形成一套类似操作系统一样的以自主研发为主、符合未来业务需求的全链路IT系统。按照永辉的设想,该系统并不排除像多点那样对外输出。

基于上述构想,永辉科技部门重点要做三件事情。

一是团队融合。2020年7月,张轩宁以3.8亿元的价格向永辉超市转让永辉云创20%股权,标志着云创回归云超。云创回归后,永辉科技部门面临着如何吸纳融合云创技术团队的问题。到目前为止,双方团队的整合基本完毕,最终形成永辉大科技部,下设大约17个一级部门,上百个二级部门,共计1023人。

二是系统整合。系统的整合比团队整合更复杂一些。云创、云超分家后,两家公司基于各自业务需求,开发了各有侧重的IT系统,包括不仅限于门店商品进销存、订货系统、履约系统等。特别是曾经作为新零售先锋的云创还一度发展了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板块。

云创回归,两家公司合为一家的时候,又面临两套系统相互重叠,机构设置重合,门店操作重复等系列问题。数势云创科技团队就指出,永辉存在多套异构库存系统,系统间账账不符, 业务操作流程不规范,导致库存准确性差, 间接导致缺货和高库存等问题。

体现在业务层面,就是在同一时间出现两套系统在同时存在的情况。举例来说,对于线上下单、送货到家业务模块,云创的解决方案以“永辉生活到家”为平台,而云超的解决方案以“永辉买菜”为平台。最后,高层决定拿掉“永辉买菜”而保留“永辉生活到家”。

三是自研项目。作为实体零售企业,永辉原来有一些传统软件供应商开发的IT系统,比如门店POS端使用的是融通系统、财务模块使用的是SAP系统、仓库管理使用的是法国人企业的红色草原开发的系统等。

传统的第三方软件商的问题有两个,一是面对瞬息万变的全渠道购物,响应速度慢;二是多个系统相互难以打通,容易产生信息孤岛。

举例来说,仓储管理部门如要提一个功能改进需求,就需要永辉和红色草原在公司层面重新起草合同,然后再安排人员过来开发。久而久之,基层业务单元的需求没有办法被即时满足,面对诸如京东、阿里等电商巨头竞争时,在效率上不具备优势。

因此,永辉科技部门接下来做的就是逐步用自研项目代替传统的ERP软件,并且形成统一的系统。举例来说,永辉计划用自研的XPOS系统取代融通项目,用自研的YHWMS系统逐步替代原来的红色草原系统等。

等待永辉自研系统成熟,永辉不排除将该系统社会化开放,像多点一样向第三方企业输出。《第三只眼看零售》了解到,永辉已经开始将自己的系统尝试输出给福建某肉类加工企业。这是一家与永辉关系密切的供应链公司。

科技挂帅

厘清永辉在数字化方面的系列动作,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要选拔CTO担任CEO。永辉未来是要科技挂帅,以数字化驱动业务变革。

从大的方向来看,这个思路并无问题,也是多数实体零售企业的突围方向。《第三只眼看零售》认为,有两大难点或许是决定永辉数字化转型成果的关键因素。

一是基层业务人员的配合与执行问题。系统开发并不难,难点在于应用。由于人力成本高企,门店人员编制有限,这使得门店基层人员应对原来的工作就已经疲于奔命,还要学习新的软件、新的流程,并执行为此带来的额外工作,就更加困难了。

举例来说,永辉研发了一个供门店人员使用的某操作系统。该系统的好处是,整合了原来的两套系统,门店人员操作无需在两个系统之间来回跳转切换,节省了一点时间。

但与此同时,该系统要求员工在商品送到门店之后,还要执行一个上架的操作,目的是让库存更准确。另外,该系统要求员工在门店加工生鲜商品之后也要执行一个上架的操作,也就是生鲜标品化的这个动作在门店完成。

一位永辉IT人员在门店调研后发现,上述动作让员工的操作流程更加复杂了,对于基层来说是不划算的。众所周知,实体零售开展到家业务,门店库存的实时准确是必要的,但这个痛点在高层而不在基层。基层才不管你库存是否准确,他关心的是多拿钱,少干活。

因此,对于永辉的数字化转型来说,门店执行是最关键的,而对基层员工的说服教育工作,以及由此进行的工作流程甚至KPI的调整也是必要的。据悉,永辉该操作系统目前已经切换了两家门店,本季度的最低指标为切换10家门店。

二是数字化转型的空间有多大?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是通过数字化的方式提升效率,让原来没有做好的,可以做得更好,本质是一种内部挖潜行为。

但内部挖潜带来的增量有多大?一些业内人士对此是存疑的。不过,永辉自己对此坚信不疑。永辉方面表示,科技永辉将是永辉下一个十年的重点战略。

反对 0举报 0 收藏 0 打赏 0评论 0

商业地产小编

3704

文章

4599

阅读量

资讯分类

关注商产网公众号

查看品牌拓展电话

Hello,欢迎来咨询~